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_ 余韵 夜央-

时间:2021-05-28 19:0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愿心不变小说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余韵 夜央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狭间紫禁,原本该是无法触及的暗色帷幕,此刻却仿佛有了实质一样被冰霜冻结,被彻底以浅色冰蓝的形态显现出来,头顶原本暗色的夜空竟然呈现出霜色,仿佛霜天白夜一样不可思议的景象。

    故宫紫禁,皇城的威严磅礴此刻全被冻结在一层冰霜寒气之中,如同冰河世纪的再次降临。

    然而这还只是外朝中央爆发出来的余波而已。

    而此刻作为爆发中心的外朝广场上,太和门之前已经彻底变成了极地一样的景色,放眼望去,尽是冰白,地面化作冰层,扩散出震荡的裂痕,

    A-17、庸土,艾德里安还有凌沨全部撑起了防护,哪怕这爆发的一击的目标并不是他们。

    此刻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哪怕是之前一直沉厚淡然的庸土也不例外,他们所有人都被逼退,在外朝之外看着冰层爆发核心的握着灵渊的那道身影,此刻霜天白夜的世界中几乎是唯一的一抹漆黑。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之前所有的力量再次回归,而且还要更加强大,在他此刻的身体里激荡。

    【特权:接下来的十二分之一个夜晚时间内,激活能力/夜器所需的所有魔能降低95%(已激活)】

    魔能值降低95%的消耗,此刻方然甚至感觉自己什么都能做到。

    他平息下挣扎的呼吸,看着面前铺开的一道冰棱狰狞的巨大‘冰河’,

    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中轴线上整整六座故宫紫禁中最核心的大殿,在刚才灵渊斩出的冰痕一剑中瞬间湮灭!

    “哈....”

    他仰着头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在此刻极地的低温中化作白气。

    “他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这一幕,艾德里安惊憾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

    而漆黑的人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灵渊,沸腾的黑眸里此刻瞳孔冰蓝一片,然后他看向冰河终点,缓缓的迈开步伐,朝前走去。

    但是一道人影突然站立在他面前。

    “你已经彻底重创他了,未来几十年他的伤势都不会痊愈,我会把他带回子夜的,子夜向你保证他不会在出现在你的面前。”

    穿着传统和现代结合的长衫,古钟般沉稳的气质蕴藏在他古井无波的眼神中,庸土看着对面握着灵渊的身影开口说道。

    可是呼吸的白气在脸边弥漫,拖着燃烧的漆黑衣摆,方然缓缓的抬起瞳孔冰蓝的沸腾黑眸,眼角鸦羽微光,不似人声的沙哑叠音狰狞而又平静响起。

    “闪开。”

    喂喂,连子夜最强守夜人的面子都不甩么?

    弧光也落在了冰面之上,凌沨看着这一幕,惊叹之余,无奈的心里扶额。

    最强的守夜人,庸土沉默不语,抬起的手臂之后,千米的地龙磅礴震撼,针锋相对的气势再次袭来,但是此刻庸土看着面前漆黑之影的眼神也是凝重,他竟然没有完全取胜的把握。

    冰蓝的瞳孔带起无比冰冷的眼神看着他,此刻如同怪物一样叠音昂声响起。

    “我对他和你们子夜的关系没有兴趣,我也不想知道之前你们纵容逆水存在的理由,不过....”

    漆黑的身影带起根本不在意庸土的语气,夜之巡礼在他身后拖起不断燃烧又不断生成的漆黑衣摆,他的声音渐冷,似乎被夜器影响不掺杂情感。

    “你没有权利拦我,你也拦不住我,还有....”

    他突然转过头,看向另一边同样睁着非人眼眸的A-17平静的问道。

    “你会帮我的吧?”

    而听到他这句话,睁着鲜红双眼,眼角裂痕的A-17立刻闪身进场,脸上泛起狂热的微笑,握着手杖轻轻行礼之后,压低高礼帽帽檐的愉悦开口:

    “没错!没错!先生!利益一致,我是您这边的!请放心交给我吧!”

    看到这立场反转的一幕,漆黑身影彻底坚定的杀意,庸土看向他不禁神色复杂,然后缓缓闭上双眼,沧桑的叹气开口:

    “你真的要做到这一步么...”

    沸腾的黑眸中瞳孔满溢着截然相反的冰蓝,拖着漆黑燃烧的破碎衣摆的身影没有回答,只是不带感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握起剑锋上布满冰蓝花纹的灵渊,

    只是在迈出一步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突然停了下,转过身看向远处半空中的艾德里安。

    “对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究竟是什么人么?”

    艾德里安瞳孔一缩,警戒凝重的看向这道漆黑的人影,然后看到他突然伸手一抓,手指仿佛凭空扣住了一层看不见的空气,缓缓撕开一层幻象的涂影!

    银色的长发束起,发丝之下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沸腾黑眸睁开,瞳孔冰蓝、眼角鸦羽纹路点缀着她精致的脸庞。

    所有人看着露出真身的漆黑身影神色一惊,夜器解放的声音变幻嘶哑颤抖和她原本的轻声重叠在一起吗,夜鸦冰冷的昂声开口:

    “我才是超新星,我才是夜局的A级上位!”

    一甩银发,不去理会所有人惊愕意外的神色,

    她踏向冰河末端,自己剑痕开拓出来的道路,朝着内廷走去...

    ......

    ......

    南郊-京城大学。

    操场狭间之内,缠绕着银色荆棘的西洋长剑刺出,古典神秘的法阵配合着各种科技装备手段,不知道多少编号怪物已经倒在了佩德罗的身边。

    另一侧,虽然同样是B级,但是古妮薇儿擦着嘴角的血迹,看着佩德罗仍旧游刃有余的样子,心中咬牙。

    这就是能成为零骑的家伙的能耐么...

    真是....让人讨厌!

    她仍旧撇嘴,看着这个家伙很不爽的抬起拳头,打算再次冲锋,可就在这时编号怪物的涌出突然止住,暗色帷幕不再泛起涟漪。

    “哦?终于要消失了么,那美丽的犹太小姐,请再加把劲,这就是最后了。”

    佩德罗看向这一幕,像是迈克舞步一样轻盈的后退,躲开一直怪物的攻击,对着古妮薇儿的笑着说道,。

    “不用你提醒!”

    古妮薇儿冷哼一声,然后偏头轻啐,再次握起臂铠一跃而起。

    只是零骑突然接到了命令,眼神中布满惊疑....

    ......

    ......

    西科,高楼大厦楼顶。

    两道身影一刻不停的奔逃在楼宇之间,之前的骚动平息,盛大的景象吸引着人们的目光转移向东江港口,藏身在夜色之中的参加者们,开拓战场,把西科不知多少的楼顶当成了舞台。

    而此刻,诡语一身狼狈,脸色狰狞慌张,如同穷途末路的亡命之徒,他的身边此时已经没有那只怪狼的存在。

    另一旁的匿影则是惨状更加,他看着身后无论怎么甩也甩不掉的身影,咬牙切齿,他的能力应该完全不用担心能不能逃掉的,但是没当他藏匿身形,必有一支特别的圣银弩箭朝他射来!

    让他无处可藏!

    “呵呵,怎么不逃了么?”

    高大魁梧的身影扛着大大的圣银十字弩肆意的冷笑道。

    “该死,要不是之前那个怪物!要是都处于没受伤的状态,我怎么可能会被你们这种....”

    诡语磨着牙齿,咀嚼着恨意看着孟浪的身影,而听到他这句话,闲暇的甚至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的他,露出了看某种愚蠢东西的好笑眼神,低头笑了一声。

    “这种话还是算了吧,要是都处于没受伤的状态,”

    “你们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十分钟....”

    意味不明的话语让两人皱起眉头,而在他们身后,

    沧桑默然的身影已经拔起泛着冷光的长剑。

    与此同时,西科机场中,

    苟彧合上笔记本,轻笑的呼出了口气,然后拉起放在身边的行李箱,朝着休息室之外走去....

    ......

    ......

    北城-商业王国。

    早就被艾玛隔离封锁了的区域内,海洋馆的表演会场中,诡异疯狂的一幕寂静无声的上演。

    司艾已经彻底停手了,鲜红钢铁的熔岩臂铠虽然仍旧跳动着火花,但是已经不用他继续激活了,因为....

    已经没必要了。

    他站在边缘,看着从阴魁和塞拉尔身后冒出的漆黑怪物,一个穿着暗色礼服却带着诡异微笑的小丑面具,指间夹着餐刀以最诡异、最致命的方式,无声无息的袭向垂死挣扎的妖河。

    三道身影无声无息、面无表情、不知疲倦、不畏生死的一刻不停,无休止的攻击涌向脸色露出不可置信的妖河。

    虽然曾经的伤势一直没好,今晚又被夜笙重伤,但是真正导致身为A级参加者的她此刻已经被逼上绝路的,除去那夹着餐刀的贪婪,还有....

    巨大身躯占满整个表演场地的巨大黑影!

    三头的怪物从神话地狱门前走出,利齿咬着不停爆炸燃烧的黑火,

    暴怒一刻不停!

    ......

    ......

    东江-完全绽放的夜泊堂皇坐落在凯歌大道终点,港口东江的水上,展开的穹顶如同即将振羽的双翼,在金华水幕、灿烂灯光中盛大的迷醉!

    不知多少人此刻从各地走出,聚集在这里,看着水幕天华的盛大和享受着此刻典礼一般的氛围。

    刚才超脱现实,漆黑身影驾驶着燃烧着磷火的骨马,在无数豪车打开的通道里逆行而上的一幕,仿佛点燃了今晚所有人的热情!

    围绕着凯歌大道这条京城明亮辉煌的血脉,人们举杯,相拥欢呼。

    全城热夜,直播画面准备、舞台搭建之中,所有人都期待着下一幕的到来是怎样的喜悦!

    而反倒无人的殿堂内部,借着【影牌】彻底的封锁,毫不费力的解决了所有人的两道身影高高跃起到穹顶之上。

    夜风吹起方术使的碎发,也吹散了他今晚身上的杀伐之气,让他轻轻的舒了口气,直接坐在穹顶的边缘,支撑着上身看向数百米以下的盛大典礼。

    那里穿着漆黑长衣,摆着银色长发的女孩身上带着天真与美好,正捧着一杯热可可小心的啜着。

    “好久没见你用它了。”

    在他身旁,魔术师微笑的站着,略微放松,略微怀念的看着方术使手边,那柄十字古槊。

    “哈...毕竟这玩意又难造,又难养,还带着一股洗不掉的血气杀伐。”

    另一边,方术使翻着白眼回答着他,然后微微沉默,仰头轻声的问道:

    “你说今晚之后...琳琅姐究竟会怎么做啊?”

    魔术师沉默,摇了摇头回答道:

    “我不知道。”

    “呼....明明感觉自己还没老,怎么就开始怀念过去了呢,好想再当一次什么都不用想,一堆长辈罩着的小屁孩啊....”

    方术使仰头看着今夜璀璨的夜空,长叹口气,然后独自失笑道。

    而想着曾经那片山林之中,竹影小溪、神庙古井,还是个小孩子的他看着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一股名为‘家’的感觉出现在当时颠沛流离的他心中,魔术师也是低头一笑。

    “嗯,是啊,我也好想。”

    ......

    ......

    雅江会所、指挥总部大厅里,埃布尔微微一笑,轻轻的行礼示意。

    “今晚辛苦几位了。”

    “不不不,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相信从今晚开始,我们每个人名下的产业、品牌名气都会有着巨大的提升。”

    艾伯特压住兴奋,礼貌翩翩的回答道,而一旁风姿无限的叶莲娜也是微微一笑,然后这时下面的精英商务团队的领队也是一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摘下耳机汇报道:

    “已经和天宇集团洽谈完毕,对方同意了合作的请求,不过他们还希望能够得到西科还有刚才凯歌大道上的直播画面使用权,同时作为电影的宣传。”

    “告诉他们,在征得那位阁下的同意之后,我们会回复的。”

    布莱克坐回了座椅上,拄着手杖吩咐道,然后也是完成了一件不可思议的成就一样松了口气,对着其他几人微微一笑:

    “现在我们只需要把舞台搭起来。”

    其他人也同样微笑还礼,经过一番合作,几人的关系亲近了不少。

    “对了,洛克菲勒先生....”

    “叫我埃布尔就好了,叶莲娜女士。”

    握着绯红女皇,埃布尔微微耸肩笑道,叶莲娜也是露出迷人微笑,然后轻轻开口:

    “等工作完成之后,请不要忘记和那位阁下说我们想见他一面的请求。”

    “这是当然。”

    ......

    ......

    “夜笙姐怎么样了!?复苏,快告诉我情况!”

    “她没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昏睡过去了,还有就是力竭和一些并没有威胁到生命的伤势。”

    水镜之中,华凌和复苏的身影出现,对话声透过水纹传来。

    夜色里的花海在阳台外摇曳出波浪,沉睡着它们在着盛夏末尾的美丽,安静甜谧,夜风里的香味让人迷醉。

    水家庄园-沫水琳琅,

    位于楼顶的庄园礼堂之中,穿着深蓝色华裙的优雅人影站在只有她自己身影的礼堂之中,看着水镜中夜局的情况。

    心思复杂却又终于放下担心的她看向阳台外的黑夜,遥远处的京城。

    不知道究竟多少人参与,不知道多少事情在今晚的京城中发生。

    即使是预言者,也没有想到,

    本该如同暴风雨一样残酷的夜晚,会以这样的形势落下帷幕,盛大的交响乐一般走到了结尾,竟然是这样的结局,一种给人强力安心的感觉。

    缓缓的辉散了所有的水幕镜像,失去那股幽幻的碧蓝,礼堂一般的庭园顿时暗淡了下去。

    没有答应自己的提案,

    那个孩子用他自己的办法和所有的努力,救回了所有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只是...

    水琳琅低垂从幽蓝海水般的颜色恢复的琉璃眼眸,轻轻叹气,水幕暗下去礼堂黯淡的那一刻,她看向门口几个小时前那个青年站立的位置。

    想起被充当坏人的自己揭开伤口,他微微的咬牙,忍住发热眼眶中的温热水珠,声音沙哑,苦涩而又轻声的开口发问。

    -‘所以说,成长又是什么呢....?’-

    让人觉得有些心疼。

    想着他曾经经历的那件事情,突如其来的生活崩坏,失去了所有的天真美好,变成那个沉默冷静的青年,有些心疼又有些欣慰,水琳琅轻轻的开口:

    “这次好好守护住了么....还有....”

    我不是英雄,也不想成长。

    虽然你这么说,但是....

    光线彻底暗淡下去的那一刻,水琳琅的声音轻轻的飘荡在夜色里。

    “守护这个词一直以来就是英雄不变的主题。”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