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_ 262.【占卜家】(4000)-

时间:2021-05-25 13:1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区区咸喵小说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262.【占卜家】(4000)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啊,是这样吗,我明白了。”

    听完青野简短的诉说,雨宫瞳差不多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用平静的声线回答道。

    “明天早上,我会抽出时间的,请你放心。”

    可是,哪怕掩饰得再怎么好,青野都能从这平静中,寻找到一抹压抑得很深很深的颤抖。

    凭青野对雨宫瞳的了解,如何想象不到他此刻内心的煎熬和痛苦。

    简直像是把心摔碎后,好不容易辛辛苦苦的粘好,又“咔嚓”一下,不幸的落在地上,变成一片拼都拼不好的碎片。

    给予希望,再狠狠的把这份希望揉碎,没有什么比这更加残酷的了。

    而告知这份信息的、把这残酷消息带给他的,还是作为雨宫瞳好友的自己,哪怕是青野,也有一两分难以形容的心绪。

    “如果前辈不想来的话,也不用勉强自己。”

    青野说道。

    正如同日野彩香因为日野幸产生些许的自私,对这位一向温柔的前辈,青野为何不能“自私”一次呢?

    假设一切都是目前推测出来的那样,那利用雨宫瞳找到富江后,势必要消灭她,这样一来,雨宫瞳也就相当于成了杀死他妹妹的帮凶!

    这种事,未免太残忍了一些。

    “不,这件事必须由我来做。”

    意外的是,在手机那头,传来了雨宫瞳坚定的声音。

    哪怕还带着颤音,但是异常坚决,像是撞破了南墙也不愿回头的坚决。

    “这件事从根本上来说,就有我的责任,一切都因为我那天没有看好小怜,是我的失职。”

    “我当然要为这件事负起责任来,哪怕……哪怕……会导致小怜的死去,也必须让我来承担。”

    说到后面,雨宫瞳终于不可避免的带上了哽咽的语气。

    喉咙里被什么东西黏住了似的,闷闷的。

    青野默然。

    他这才想起来,雨宫瞳拥有的,可不只是温柔而已,还有如同磐石般的坚强。

    于是,青野不再劝说

    “是这样吗,我明白了。”

    于是,便到了第二天清早。

    雨宫瞳敲开了青野的房门。

    即便他有着很深的黑眼圈,眼袋很明显,双眼里布满血丝,看起来极其憔悴,但是依旧带着一个淡淡的微笑。

    像是用这幅神情告诉青野“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

    意外的是,陪在雨宫瞳身边的,还有一道文文静静的身影。

    正是从前起码在表面上看来,还是一个文学少女的矢吹真帆。

    不过现在的她,却在那份文静之上,增添了许多干练的气质。

    雨宫瞳身为当下异常火热的新生偶像——出道不到三个月,自然还是新生偶像,他的经纪人,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更别说,矢吹真帆本身不过是一个高中生而已,还需要兼顾学业,她这段时间来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其实一开始,包括青野和雨宫瞳在内,都以为矢吹真帆坚持不了太长时间,过些日子就会自行放弃。

    谁想到她真的熬了过来,而且在这门工作上表现出了天赋,各种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雨宫瞳也因此认同了矢吹真帆,两人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从雨宫瞳能允许她一同跟随来青野家里,也能看出这一点。

    如果只是一般朋友的话,不可能容许到这种地步。

    神田雪绘昨晚没有睡好,揉着眼睛,还有些发困——发生了那样的事,任谁也睡不好的吧?

    显然,青野不在这个“谁”的范畴内,他昨晚进行了非常充足的休息。

    换个说法就是——他睡得很好。

    以青野现如今的体质,就算几天不睡觉也没有任何问题。

    先前在牺蛄古老空间内的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也正是因为那次经历的警示,青野知道充足休息的重要性。

    为了预防这一次再度发生那种状况,在行动正式展开以前,自然要好好休息一番。

    哪怕青野现在有了真正的情绪,但他依旧可以控制情绪,而不是被情绪控制。

    暂时摒除繁杂的心绪,好好睡上一觉,还是可以做到的。

    在九点半左右。

    日野彩香和日野幸便带着,来到了青野家中。

    从外形上来看,是个邋里邋遢的男人。

    长头发披散在脑后,胡子拉碴的,像是许多天没打理过。

    不像是一个,倒像是一个风餐露宿的流浪汉。

    但话说回来,超凡者本就是超出常理的一种人类,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爱好和性格,乃至于“异常”之处,都不足为奇。

    而且自称就是,而不是他真实的姓名,据他所说,真实姓名这种东西,也能从中占卜出许多信息,出于谨慎起见,不会轻易告知他人。

    从这一点来看,他的确具备一个神棍应有的特质。

    占卜,在超凡降临以前,相信的人不是很多。

    不少人认定为和华国江湖道士差不多,只是通过察言观色,得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结论而已。

    当然相信的人也不少,所谓“随便信一信”的那种程度。

    但在超凡不断涌现的现在,便成了一种和神秘相关的力量。

    这位看起来十分邋遢,不修边幅,可当他正式开始工作时,倒是意外的可靠。

    “首先,我必须要声明一下。”

    面对青野等人开口——顺带一提,矢吹真帆被暂时请到了隔壁,和超凡相关的内容,普通人知道得越少越好。

    “可不是一般人想象中那般好用便利的工具。”

    青野点头:“请讲。”

    作为占卜方面的门外汉,自然要听从来自专业人士的劝诫。

    “,或是预言,最后产生的结果,受到,以及得知占卜后结果人们的影响。”

    “举个简单的例子,假如我占卜得知明天会是晴天,但是有个得知占卜结果的A级超凡者不服气,动用超凡能力人工降雨,占卜的结果便因此改变。”

    “或者,就算没有那种讨人嫌的超凡者,说不定也会有各种的意外,改变占卜的结果。”

    “这和有些作品里,主人公想方设法企图改变预言到的悲剧,反而自己成为构成悲剧一部分的情况不同。”

    “简单来说,占卜不是绝对的!”

    “得知占卜结果的占卜家,和其他人,本身就构成了改变的一部分。”

    “对此,日野桑应该能够理解吧?”

    说到这里,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一眼日野幸。

    “是的。”

    日野幸表示同意,他那双眼睛能看到的,也并不是绝对的未来,而是未来的无数种可能性。

    而他所做出的任何决定,都会使未来的结果发生改变。

    “可是,名古屋市的那位预言类型的超凡者......”

    神田雪绘听着听着产生了疑问,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说的是城间雪小姐吧?”

    回想了几秒,便回复道。

    “她的预言能力,在我们当中,也算是比较特殊的一种。”

    “她是察觉到某种潜在的危险,从而衍生出关于那些危险的一种可能性——通常来说,是最坏的那种。”

    “所以她的预言才会显得相当精准。”

    “只是偶尔会无法分清危险的等级,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因此无辜牺牲了......”

    “原来是这样。”

    神田雪绘微微颔首,大概理解了的意思。

    城间雪不是先预言到未来的画面,而是从众多信息中,分辨出最有可能造成重大伤亡的因素,再借此看到最坏的未来。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

    神色严肃。

    “倘若的灵感达到一定程度,或者说,他本身就是一个的话,是能意识到‘我在被占卜’这件事的,再严重一些,说不定还能反过来我们所在的位置、身份。”

    “这同样是一个影响占卜结果的因素。”

    “明白了。”

    青野对增添几分好感。

    他说了这么多的目的,并不在于推卸责任,而是出于他严谨的占卜态度,可能是他占卜前例行公事的解说。

    总之,居然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那么,我要开始了。”

    在一边解释的同时,其实也开始了简单的布置。

    真的十分简单,用打火机点燃了两根仿佛是特殊材质制成的香,插在一个小小的容器里。

    袅袅的烟雾升起。

    青野颇为意外的从中闻到了和石山晶子的安神香类似的气味,可能采用了一些相同的材料。

    烟雾笼罩了的面容,把那张不修边幅的面孔,也映衬出些许神秘诡谲的气质。

    这才是超凡者应有的样子。

    只是很快。

    听这均匀平缓的呼吸,小姑娘表情有些古怪。

    他这是......

    睡着了?

    还是站着睡着了!

    真厉害啊,想睡就能睡着。

    在心里吐槽两句,神田雪绘其实也能猜到,这应该是的占卜手段。

    用个专业的名词来说,大概是“梦境占卜”?

    从很久以前开始,梦境便被人们认为有一种难以描述的力量,并且可以从梦境的一些表现中,得到不少“暗示”。比如跳绳、从悬崖下坠落等是长高的趋势,旋转向上的楼梯、钢琴,则象征着青春期的性启示。

    说白了,梦境是潜意识的一种表现形式,是深层意识对表层意识的提醒。

    还有一种说法,则是梦境深处连接着某个神秘世界,从那里能捕获一些现实世界难以发现的线索。

    对而言,借助超凡的力量,可以从中得到占卜。

    大约十几秒钟后,占卜家悠悠转醒。

    “山......很高的山......”

    “水、湖泊.......”

    “还有红色的......红色的......”

    从口中,吐出几个间断的、不完全的词语,听起来好像没有任何关联。

    但是一旁的青野,则是把这些词汇全都记在心里。

    “红色的、灼热的......”

    脸上浮现出些许困惑,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见到的事物。

    “火焰......不是。”

    “也不是鲜血,是......是......”

    那个词汇就在嘴边,可是怎么憋都憋不出来,困难程度堪比便秘!

    “不着急,慢慢想。”

    日野幸在旁边宽慰道。

    由于梦境里得到的画面过于抽象,要是想把它们从抽象的景象,变成切实合理的事物,其实是颇为困难的。

    一般的,更习惯于借助外物——塔罗牌、水晶球等等含有超凡特质的神秘物品,达到占卜的效果。

    但这邋遢的,显然不属于“一般”的范畴,是相当立派的家伙。

    相信自己,更甚于外物。

    只是,就在人们焦急等待得出更明确、更清晰占卜结果的时候......

    异变发生了。

    迷茫且困惑的情绪,开始从脸上褪去,迅速攀附其上的,则是痛楚和莫大的恐惧。

    他的身体向后跌倒,摔在了沙发上。

    双眼瞪大,嘴巴张得老大。

    他明明在拼命的呼吸,但好像一丝空气也没有进入胸腔,似乎整个人置身于冰冷粘稠的泥潭,肉眼无法看见的淤泥堵住了他的喉咙。

    “!”

    日野幸猛然来到身边,发现的瞳孔开始涣散,茫然且呆滞的看着天花板。

    无助的伸出双手,企图抓住什么东西。

    可是,在日野幸等人的视线当中,那里却空无一物。

    什么也没有,也没有诡异气息的出现。

    ——就连青野都无法察觉!

    更可怕的变化,还在发生。

    的脸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了下去。

    身躯干瘪,精气神迅速的衰弱。

    似乎某种对人体至关重要的存在,从他体内被抽离出来。

    “记住!记住!”

    可在这种关头,突然大吼起来。

    “岩浆,是岩浆!”

    他在吼出这句话后,双眼失去焦距,混乱终于超越了界限。

    “呃吼——”

    从他喉咙里,开始发出近似于被逼入死地的野兽才会发出的吼叫。

    青野可以断言——

    ,疯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