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吐槽篮球_ 第49章 -

时间:2021-04-28 19:0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迷树小说吐槽篮球 第49章 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楚陌嘴里呼出一口淡淡的浊气,顷刻间又回复生龙活虎的状态,充沛而又雄浑的元罡之气在经脉之中游走流转,变得更加的圆融浑厚,精粹洗练,才不过半月的时间,他竟然再次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聚元境后期顶峰,只需一个契机,便可突破至聚元境圆满境界,进境之快,匪夷所思,若是让其他人知道,非得惊掉一地眼球不可。要知道,修为越到后面,进展也就越加困难,即便是天资极好的人,要从聚元境后期给修炼到顶峰境界,至少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这不仅仅是元力的积累,还要许多深刻的领悟,但楚陌却是竟然只用了半个月就完成了。

    除了他本身天资纵横之外,和他不眠不休的苦练,还有体内生机丹孜孜不倦的调养也是分不开的。

    “嗯,这种充满力量的感觉真是不错,不枉费我这些日子以来受敖丕那鹰的折磨”楚陌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骨骼噼里啪啦一阵脆响。

    “喂,我说你这小子也太不知好歹了吧,鹰爷爷我好心当陪练,别人求都求不来,你还诸多埋怨真是不识好鹰心”敖丕不满地在楚陌心底叫嚣。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受苦受累了,我谢谢你还不成吗”楚陌虽然平日里嘴上不饶人,但他也知道敖丕的确帮了他很多,要是没有敖丕,也就没有他今日的这么迅猛的进境,所以他心里其实是非常感激的,即便,那某只鹰的确是借着指导之名有公报私仇的嫌疑,但的确也都是对他的修炼有帮助的。

    “你总算是说了句人话”敖丕嘟囔一声,就沉寂了下去,它现在除了指点楚陌之外,平日里也是很用功地在炼化那妖兽尸骸,不像以前那样无所事事,动不动就以和楚陌吵嘴为乐。

    “呵”楚陌淡淡的笑了笑,随即朝着住处走去,“明天就是我跟楚扬的决战之日了,说不定会有其他的变故,我该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养精蓄锐了”

    一日无话,随着一抹曙光划破云层,清晨的寂静也是被打破。

    楚陌从舒软的床上一跃而起,伸了一个懒腰,神清气爽,“该是去收账的时候了”楚陌一脸的笑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输,浑然已经把赌注给当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悠闲地吃了早饭,不急不缓地打坐修炼,完成每日必备的功课,将自身状态给调理到最佳状态之后,才起身朝着演武场而去,看那副淡然的模样,浑然不像是去进行决战,倒像是去旅游观光一般,说不出来的写意自在。

    “好热闹啊”

    当楚陌终于姗姗来迟来到楚家峰的演武场之时,那周围已经是人山人海,大约楚家所有的子弟都已尽皆围拢在此。

    “不过就是一场小小的比试而已,竟然劳动这么多人过来围观,想来他们私底下也是下了不少的功夫。他们如此大费周章,看来他们是想要借此机会造势,我如果败了,不仅能够狠狠的打击于我,使得我一蹶不振,还能借此打击爷爷这一脉子弟。他们也算是煞费苦心了。”楚陌一声冷笑,随便的看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眼,就大踏步的朝着场地中央走去。

    楚扬白衣飘飘,气宇轩昂,早就已经自信满满的等在那里,看到楚陌走过来,他的眼眸当中瞬间划过一抹精光,“楚陌表弟,我在这恭候你多时了,你如此姗姗来迟,我还以为你不敢过来了呢”

    “急什么,赶着投胎不成”楚陌说话间脚步一迈,身形闪烁之间一下踏出了十几步的距离来到了楚扬的面前站定,“楚扬,你的赌注可否准备好了,我可是急不可耐的想要看看你要拿什么宝贝来送给我了”

    “自是不会让你失望,只不过不知道你能不能够消受得起”楚扬冷冷的回应。

    两人开口之间,空气中瞬间弥漫上了一股火药味。

    “那就是楚陌果然如传闻一般,嚣张无比,还没有开打呢,就已经如此狂妄,自负必胜,也不知道是真有本事,还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看悬,他虽然天赋不错,但修炼时间尚短,在年龄上毕竟有些吃亏,真动起手来只怕支撑不了多久唉,他到底是太年轻了,若是懂得隐忍,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战胜楚扬,现在不是白白的送宝贝给人嘛,我听说他们私底下已经将赌注给翻了三倍,这价值三十颗赤血灵丹的赌注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我支持楚陌,无论胜败,就凭他天不怕地不怕的胆色和勇气,就已经强过许多人了。这楚扬也是嚣张过了头,我倒是希望楚陌能够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在两人争锋相对之间,周围也是掀起了一片议论狂潮,众人各抒己见,分析谈论着二人的胜败之数,不过从众人的观点看来,对楚陌不看好的楚家子弟还是要占大多数,有一些人甚至已经开始默哀了,似乎是不忍看到楚陌被楚扬给暴扁一顿的场景。

    “楚陌,你一定要赢,好好的教训教训那不知所谓的家伙,要不他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人群中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娇叫声,一下盖过了众人纷乱的议论,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道婀娜的身影俏立一旁,美目盼兮,巧笑嫣然,那正是惹出这一场决斗的“始作俑者”,楚玉。

    楚玉虽然不认为楚陌能够打赢楚扬,但事已至此,一切已经不可挽回,她心中也只得抱起那万一的侥幸。跟看热闹的众人不一样,她本就是过来为楚陌打气的,当她听到众人不看好楚陌的议论声,当即不管不顾,当场大叫,希望能够为楚陌制造出一些积极的声势。

    楚玉此言一出,楚扬就更是怒火中烧,对楚陌的嫉恨之情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楚玉对楚陌的这种态度,尤其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他当下不再多言,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葫芦,冲着楚陌摇了摇,“这里面是三十颗回元丹,二品丹药,有回复元力的作用,价值不在赤血灵丹之下,我就用它作为赌注你只要赢了我,它就是你的了”

    说着,他手一扬,小葫芦当即凌空飞起,悬挂到了演武场的旗杆之上。

    楚陌笑了笑,右手一翻,他的手中却是多出了一只锦袋,“这里面除了装有十颗赤血灵丹的小瓷瓶之外,还有两张价值一万两黄金的金票,赌注超过三倍,足足有余了”

    他也是将锦袋挂到了旗杆之上。

    “动手吧”做完这一切,楚陌冲着楚扬淡然说道。

    “哼”楚扬早就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楚陌话音刚落,他的身形已经暴闪,顷刻之间来到楚陌的面前,悍然出拳。

    他的拳头之上弥漫着浓郁的元力光芒,一声爆喝之间,发出了强大的爆破之力。

    “好厉害,楚扬的实力比起一个月前又精进了许多,看这一拳的威力,至少已经达到了聚元境圆满的境界,楚陌有难了”在场的不乏目光锐利之人,一下就判断出了楚扬的真实实力。聚元境圆满的实力,放眼楚家年轻一辈已经是佼佼者的存在,除了有限的几个天才子弟之外,已经足够他横扫无敌了。

    “这楚扬”楚玉轻咬红唇,秀拳紧握,一脸的担忧之色,虽然她一直看不上楚扬,但也是不得不承认后者的修炼天赋,“楚陌表弟,你可千万不能够有事啊”

    众人惊诧之间,楚扬凌厉的攻势转瞬即到,“楚陌,你输定了,你没有想到我的实力进展如此之快吧,我今天不仅要将你给打败,还要在所有人面前狠狠的糅虐你,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我是你犯的最大的错误,我要让你永远都抬不起头来”楚扬的嘴角掀起了一抹残忍的笑容。

    “雕虫小技”对于楚扬凌厉的攻势,楚陌却是视若无睹,他的境界虽然要比楚扬略低,但凭借着元罡之体,却足以稳立不败之地,但见其傲然挺立,双手负后,不动如山,眼睁睁的瞧着楚扬一拳击来却无动于衷。

    “这楚陌在找死吗”在这一刹那,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都升腾起来这一个想法,就连楚玉都不例外。楚玉虽然也见识过楚陌以血肉之躯硬撼楚扬的行为,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实力大增的楚扬全力出手跟当日他随意的出手又岂可同日而语,相提并论,如此狂猛的一拳,就算是水桶一般粗壮的树木只怕也要拦腰轰断。

    但是令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

    楚扬一拳正中楚陌的胸口,众人想象中的惨状没有出现,楚陌依旧稳稳当当的伫立在那里,犹如一座巍峨的山峰一般,雄伟而又沉稳。

    楚扬的原本十拿九稳的全力一击非但没有对楚陌造成任何的伤害,相反连一点震动之声都没有引起,他只感觉自己的一拳轰击在了坚硬的铁块之上,强烈的反馈之力震得他的手臂生疼,而他汇聚于拳头之上的所有力量却是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弭于无形,这正反之间的逆差形成了一种奇妙的错位感,一股撕扯之力凭空在他身上产生,惹得他体内的气血都忍不住一阵翻滚。

    “风卷残云”

    千锤百炼的一击在楚陌的掌中汇聚,元罡之力悍然冲击,如同狂风骤起一般,瞬间席卷楚扬,强大的力量如同无形无相的飓风一般狂猛而又无孔不入,在瞬间发出了连绵不绝的攻势。

    “噼里啪啦”

    楚扬那不沾尘垢的白衣在顷刻间被绞得褴褛不堪,看似强大的身体被当做沙包一般不断轰击,全身上下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淤青遍布,瘆人的骨骼断裂声不断响起,侵蚀着众人的内心,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此时的楚陌一改平日风轻云淡的作风,犹如化身成为凶猛的野兽,似乎要将楚扬一下吞没。

    “蓬”

    最后,楚陌的右手落在了楚扬的胸口之上,看似轻飘飘的一掌却是让后者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倒飞而去,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鲜血不要钱似的一口接一口的自楚扬的嘴中喷吐而出,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一阵又一阵的侵袭,难言的耻辱与溃败感自他的心头升腾而起,让得他有自杀的冲动。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已经突破到了聚元境圆满境界,实力大增,楚陌在我手中应该没有还手之力才是,怎么他怎么会这么厉害”楚扬扭曲的英俊面庞满脸的不可置信,血水混合着夹杂不清的口音,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败得这么的彻底,这简直就是摧枯拉朽,他根本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是你的力量太弱了”楚陌却是清晰的听到了楚扬的嘟囔声,他缓缓的来到了楚扬的面前,一脚踩踏在他的胸口,高高在上,道,“楚扬,你输了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哗”

    随着楚陌一脚踩在楚扬的身上,原本寂静的演武场陡然掀起一片哗然之声,大家的脸上皆是浮现难以置信的表情,怔怔的看着这诡异的一面。

    “败了楚扬竟然败了一招,就只一招,毫无悬念,势不可挡,这楚陌竟然如此之强,他的实力得要达到了什么程度,难道是元海境”

    “他使用的应该是三品战技风卷残云,这门战技在他的手中竟然有着这么大的威力,简直就是狂风席卷,无可匹敌,就算是族中的长老来施展,只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各种议论声如同浪潮一般,不绝于耳,看着那道欣长的身影,众人喉结涌动,皆是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有惊诧,有震动,有不可思议的。

    “你”楚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脚踩下来,楚扬只觉得自己的尊严正在被狠狠的践踏,他平日里是如何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又怎么能够忍受如此的屈辱。一股强烈的怨毒之情在心底滋生,他对楚陌的恨意简直倾尽四海之水都难以洗刷,可是他现在却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陌欺辱于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众人耻笑于他,他不禁一下怒火攻心,本就伤重的身体在这刺激之下更是如同火上浇油,他忍不住又一口血水喷吐出来,差一点就直接晕死过去。

    “真是没用,我还寻思着你能够给我一点惊喜和刺激,却没有想到你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楚扬,你太让我失望了,什么天之骄子,什么家族天才,简直不知所谓”楚陌丝毫不掩盖自己的声音,不断的打击和刺激着楚扬,同时间,他的眼神却是微不可察的撇了撇斜对面不远处,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闹剧结束了,既然你已经输了,那你的赌注归我了”楚陌微微顿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动静,随即将楚扬踢到一边,身体顷刻间如同炮弹一般弹起,朝着旗杆的方向飞掠,几个起落间,他已经攀上了旗杆,伸手就要往悬挂在旗杆上的葫芦和锦袋抓去。

    “小子,你敢”正当楚陌快速攀向旗杆之际,一声爆喝之声如同惊雷一般随即在不远处炸起,强大的声浪层层侵袭,震得所有人的耳膜都嗡嗡直响。

    在这一刹那,整个演武场瞬间安静下来。

    “楚河川没想到他也来了”众人的视线循着声音望了过去,视线所及处是不远处的一座山峰平台上,在那里有着一群少男少女簇拥,而最惹人注意的自然是处于中间位置的一道青衣人影。

    只见青衣人影在爆喝声中腾空一跃而起,顿时如同雄鹰展翅一般迅速飞掠而来,他每一步踏出都有着数丈的距离,落地之间又迅速弹起,动作连贯,一气呵成,不过须臾之间已经到达了楚陌原先所站的位置,动作之快令人咂舌。

    楚河川甫一落地,身形立刻拔起,竟然伸手一把往楚陌的脚踝抓去,企图阻止他将旗杆上的赌注取下来。

    “果然忍不住出手了”对于楚河川的出现,楚陌一点都不感到诧异,其实他在刚入场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他的存在。他以前虽然从来没有见过楚河川,但见到此人的时候心里一下就有了推断,在楚家年轻一辈中,也就只有楚河川才能如此的鹤立鸡群,吸引人的眼球。

    “去”面对楚河川的一抓,楚陌深吸一口气,猛的改变身形,体内元罡之气涌动,挟着强大的下坠之力迎着楚河川的手猛的一脚踩踏下去。

    “蓬”

    手脚相抵,强大的气劲激荡,楚河川迅猛绝伦的出手在众人惊骇的注视下竟然一下被楚陌压制,强大的力道如同浪涛一般一重接着一重,让得他刚拔起的身形不可遏止的往地面坠落而去,而楚陌却是借着反震之力身形再次拔高,伸手一下就将高悬于旗杆上的小葫芦和锦袋抓入手中,同时,他的双脚一下抵在旗杆之上,旗杆受力扭曲之间如同弹弓一般将他的身体弹射出去,他凌空翻滚,如同标杆一般稳稳的落在了楚河川身后不远处。

    “楚河川”楚陌把玩着手中的战利品,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河川。

    “既然知道是我,还敢动手”楚河川回转身来,直面楚陌,但见其身形挺拔,面目虽然不如楚扬英俊,但是在他的身上自有一种特殊的气质,鹤立鸡群,所有的人站在他的身边,似乎都只是他的陪衬一般。

    随着楚河川目光淡淡的流转,整个演武场的喧嚣之声皆是顷刻间寂静下来,就算是突然被人一把掐住了脖子一般,威严的气势,可见一斑。

    楚河川似乎对于楚陌能接下自己一招很是不满,脸上闪烁着森寒的冷厉之色,冰冷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似乎要把楚陌一下洞穿。

    “你是什么东西”对于楚河川欲杀人的目光,楚陌却是熟视无睹,只见他淡淡的扫视了楚河川一眼,语出惊人,“你突然对我出手,想要抢夺我的战利品,我没有向你兴师问罪就已经很不错了,你竟然还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楚河川怒极反笑,“哈哈哈哈,楚陌,你竟然敢对我口出狂言,真是好胆,莫非你以为自己是家主的孙子,我就不敢动你”

    楚陌淡淡的道:“我楚陌凡事靠自己,从来就没有用自己的身份仗势欺人过,倒是你楚河川,你不讲情由,横加破坏我跟楚扬的赌约,竟然胆敢出手抢夺赌注,此等行径,实在恶劣,你莫非真当自己是年轻一辈第一人,可以在楚家为所欲为”

    “哼我楚河川年轻一辈第一人的身份,众所公认,这是我的实力,谁敢质疑”楚河川冷哼道,“至于说我抢夺赌注,哼,这三十颗回元丹本就是我的东西,我拿回去,又有什么不妥”

    楚陌饶有兴致的问道:“哦既然那是你的东西,那为何又会在楚扬手中”

    楚河川道:“那自然是我借给他的了。”

    “好好好那事情就很明朗了”楚陌笑道,“你既然将这回元丹借给楚扬,而楚扬又将其当作赌注与我赌斗输于我,那这些丹药自然就是我的了,你若是想要回你的东西,应该找楚扬才是,像你这样随便出手强抢,乃是强盗行径,未免有失风范,若是让外人见了,还以为我楚家子弟个个都是如此蛮不讲理之辈,脸面岂不都给丢尽了。”

    楚陌巧舌如簧,一下子就将这小摩擦给上升到了家族的高度,楚河川理亏在先,在楚陌的一顿抢白之下,顿时哑口无言,被气得脸色都不禁青一阵白一阵的。他恨恨的剐了一眼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楚扬,恨不得将其提起来再暴打一顿。三十颗回元丹的价值不可谓不小,即便是他楚河川,也是承受不起那个损失,若不是自负楚扬必胜,他又怎么会将其借给后者。

    现在这回元丹落入楚陌的手里,他也就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了。若是换作别人,他还能以势压人,强抢一番,可楚陌是家主楚啸天的亲孙子,他虽然实力强大,但还真不敢毫无理由的欺辱于楚陌。就像楚扬,他找楚陌的麻烦也是公开挑战,楚陌如果拒战的话,他还真不能怎么样。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